刑明 二百九十二、賢內助

小說:刑明 作者:有點寡言 更新時間:2022-11-27 21:40:51 源網站:siluke

-

1開始,這徐錦枝還和馬湘蘭等女子聊著著話呢,但聽到那於孔之的話後,便已經發現不對勁了。

也就是說,這場麵中的“血雨腥風”,徐錦枝早就發現了,所以纔會毫不留情的懟了那個徐生歌,徐錦枝不知道這徐生歌是彆有目的呢,還是真的想替哥哥討回1些公道呢。

因為最近,這徐生歌可是不止1次在徐錦枝麵前說,要為大哥徐元春討回公道的,憑什麼他6明遠就是江南第1刑名師爺了啊,那大哥算什麼啊,怎麼,你6明遠破了幾個破案就不知道姓什麼了麼?啊呸,賤民就是賤民。

對於這種世家子弟,看不上草根出生的6路,這已經是這個社會的共性了,無論哪個時代都有,這不,前不久還出現了1個小鎮做題家的這種名詞嘛。

這種世家子弟,被1個貧民超越了,出現這種氣急敗壞的情況,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理解歸理解,你也的分場合啊,你現在發難,你不是將大哥也牽扯進來了麼???

這徐錦枝是在世家中長大,對於這種事情,那是有著天生的敏感的,而馬湘蘭呢,馬湘蘭也不差啊,甚至可以說,馬湘蘭對這種事情是更加的敏感,她,馬湘蘭是出身勾欄之地,那可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啊。

在她還冇有出名之前,為了生存,馬湘蘭必須遊走在那些顧客之間,這爭風吃醋,那是時有發生的,有的時候,是在暗暗偷偷的較量,有的時候則是明目張膽的鬥毆。

app,&~p。

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馬湘蘭才練就了她那“吐辭流盼,巧伺人意”的本事。

所以在發現不對勁之後,這馬湘蘭便已經開始想著對策了,從那些人的言談舉止來看,就算是徐元春站出來解釋,也應該會被那些人應付過去的。

所以讓徐元春站出來,這並不是最佳的破局的方式,於是乎,這馬湘蘭便將視線轉移到了徐錦枝的身上。

2女可以說是不謀而合了,於是眼睛交流了幾番之後,便定下了應對之策,於是,馬湘蘭便悄悄的將6路寫給她的《眼兒媚·詠梅》給了徐錦枝了,這纔有了之後的事情。

“莫把瓊花比淡妝,誰似白霓裳。彆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東牆。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淒涼。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聽到這徐錦枝的吟誦後,周圍的書生也緩緩地重複著徐錦枝剛剛說的詞,仔細品味著這詞中蘊含的意境,細細品讀1番之後,那1個個頓時是目露金光啊,如饑渴的惡狼1般看著徐錦枝,隨後又齊刷刷的轉頭看向了6路。

“這...,小6大人,你還...你還真的是,哈哈哈,你有這麼好的詩詞,為什麼不早早的說出來啊!”之前那群幫忙書生裡的1個書生說道。

“是啊,小6大人,你早說出來,不就冇有這麼多事了嘛!!!”又1個書生站了出來。

“就是就是,這詞啊,簡直......”

這群書生是你1言我1語的,好像這1切都是6路的過錯似的,6路看著這群跳小醜,也是懶得多說什麼,隻是看了1眼後,便不做理會了。

但6路不說,不代表彆人不說啊,尤其是馬湘蘭,在聽到那群書生顛倒黑白的言語後,那是火冒3丈啊,你說我馬湘蘭可以,但不能說我夫君,於是馬湘蘭便站了出來。

“這位王公子是吧,我家夫君為什麼非要將送給徐小姐的詩詞說出來啊,送給人家了便是人家了,便不是自己的了,按你這麼說,彆人給你的東西,彆人還有管理的權利???”

聽到馬湘蘭的話後,周圍之人頓時又議論紛紛了起來,都覺得很有道理,是啊,這首詞已經送給了徐家小姐了,那便是徐家小姐的了,又怎麼能隨便說出來呢。

“呃...”那王公子沉思了1會後,又再次說道:“馬姑娘,我的意思不是......”

這王公子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馬湘蘭給無情的打斷了,“這位王公子,請不要叫我馬姑娘了,湘蘭已經嫁人了。”

說著,還非常溫柔的看了1眼身旁正在吃著江魚的6路,而6路也很配合,衝著馬湘蘭豎了豎大拇指。

這王公子被馬湘蘭嗆了1句後也冇有氣急敗壞,雖然臉色有些難看,但這涵養還是保住了,隨後就聽到那王公子說道:“馬,馬...6夫人,6夫人,我的意思並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意思是......”

這句6夫人,雖然喊得馬湘蘭心花怒放的,但這6夫人可不是隨便叫的啊,這6夫人1般可都是正妻的稱謂。

雖然在私下裡,這稱呼可以隨便叫,但是在這麼多熟讀聖賢書的書生麵前,那這稱呼可就要講究了,1個不好,就要被這群熟讀聖賢書的傢夥們,口誅筆伐了。

從這1點上看,這王公子喊馬湘蘭的“6夫人”,多少有些其心不良,口蜜腹劍了。

但這種低級的陷阱,對6路來說,可能還有些作用,但對馬湘蘭來說,基本上是不可能掉進這種陷阱裡的。

於是,就聽見馬湘蘭說道:“王公子,湘蘭隻不過是小6大人的妾室而已,你這個稱呼,湘蘭可不敢當啊。”

“呃...”王公子頓時又1愣。

這種語言上的小陷阱,往往就是這樣子,被人識彆後,容易使自己這方尷尬。

這被馬湘蘭提出來後,眾人的目光便又聚集到了那王公子的身上,那目光好像再說,你怎麼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呢,連這正妻和妾室都分不清楚。

這還算是好的呢,有的書生都開始剖析這王公子的意圖了。

“哇,你是說,這是王公子是故意的???”

“肯定的啊,你想想看啊,他1個熟讀聖賢書的書生,這個會分不清楚麼,顯然他就是故意的,故意給那個馬湘蘭挖坑。”

“真的假的啊,這王公子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還不明顯麼?”

pp*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刑明,刑明最新章節,刑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