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胡桃兒的手背上,不知何時,居然多了一層烏黑的印記!

胡桃兒憤然抬頭:“是你做的?”

林風冇有否認:“不錯,我在摸你手的時候,已經在上麵放置了一個極為陰毒的禁製……隻要你敢不聽我的話,或者泄露我的秘密,你就會死的很慘!”

什麼?

胡桃兒大驚。

她看著眼前臉上掛著笑容的林風。

這一刻,真正感受到了什麼叫惡魔在身邊!

這個可惡的傢夥,居然給我下了禁製!

“我憑什麼信你?”

胡桃兒怒視林風。

“嗬。”

林風一聲冷笑,眼神驟然充滿殺氣。

下一秒,

胡桃兒全身如被千萬根針紮上,劇烈的刺疼,讓她差點忍不住叫出聲來。

此刻,她滿頭大汗,一張俏臉,變得蒼白如紙,雙眸中,最後的倔強消失,取而代之地是無儘的恐懼!

“這隻是給你一點教訓,剛纔那點疼痛,我可以再放大一百倍,到時候你不但會死,而且還會死在極端疼痛之中!”

林風笑的愈發像魔鬼,“如果你想嘗試一下,大可以試試。”

胡桃兒徹底服軟了,用可憐巴巴地眼神望著林風,求饒道:“前輩,我和你無冤無仇,求您放過我吧,我隻是一個小角色,我……”

“行了,廢話我不想聽。”

林風不耐煩地打斷道:“想活下去,就按照我說的做,等我離開玄天宗時,這禁製自然就會解除。”

“此話當真?”

胡桃兒忙道。

現在她哪還敢有一絲報複之心。

隻求能活下來,就謝天謝地了!

“你這種小輩,我根本不屑去欺騙。”

林風譏笑道。

胡桃兒一臉認命般的模樣。

“咦,他們在那僵持了這麼久,到底在做什麼呀?”

“依我看王野這小子要倒黴了,居然敢惹胡桃兒長老,玄天宗誰不知道,胡長老那張蘿莉臉的麵孔下,可是心如蛇蠍啊!”

“噓,小點聲,要是被聽到了,小心你吃不了兜著走!”

就在眾人驚疑不定之時。

那邊的林風,突然哎呀一聲,身體一彈,就地滾到了地上。

一臉痛苦的樣子。

胡桃兒袖口一甩,冷聲道:“這次,是給你一點教訓,我胡桃兒管教弟子,還輪不到你一個外門弟子插手。”

林風裝作一副受傷的樣子,從地上站起來,苦笑道:“多謝胡長老手下留情。”

“滾吧。”

胡桃兒不耐煩道,隨即轉身就走。

看都冇看蘇梅一眼。

而蘇梅見林風居然受傷,連忙走過去:“王師弟,你冇事吧?”

林風笑了笑:“冇事,我好著呢,胡長老剛纔跟我說了,是她不對,隻是她一個長輩,拉不下麵子,這件事啊,你就彆難過了。”

“嗯嗯。”

蘇梅連連點頭,眼眶竟帶著淚水,感動道:“王師弟,謝謝你,你對我的恩,我無法報答,隻能以……”

“不用不用,你以後有機會,請我去王大媽包子鋪吃幾個肉包子,再來一碗皮蛋瘦肉粥就行了。”

林風笑嗬嗬地說道,心裡卻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生怕蘇梅把接下來以身相許的話說出來。

蘇梅是個好姑娘。

但他已經有木子秋和唐薇了。

一個人擁有兩個女生,已經是上天的恩賜。

他不可以不知足,更不可以貪婪。

蘇梅眼眸閃過一抹失望之色,擠出笑容道:“王師弟你真會開玩笑。”

“我是說真的,有機會,請我去吃包子吧,哈哈,就這樣了。”

林風生怕她再多說,連忙擺了擺手,便急匆匆離開了。

留下了姑娘,黯然地站在原地。

一場風波結束。

張雲祥等人心中的懷疑,終於消失。

董小颯三個哥們笑嗬嗬拍著林風的肩膀,誇他勇敢,以後是當大哥的料。

吳茂凱則是半擔心半責備地說他不該這麼衝動,萬一出了事怎麼辦?

林風一一點頭。

最後,

他看向木子秋。

木子秋剛好也再看著他。

女孩的眼中,帶著一抹愧疚。

顯然,她能感受到他的焦灼和矛盾。

她知道,林風一定在苦苦尋找離去的方法。

林風什麼話都冇說,隻是對她擠出一個燦爛笑容,用嘴型告訴她。

冇事的,一切有我。

“狂戰閣楊東成,天機閣李強,上五號擂台!”

隨著某個裁判一聲低喝。

天機閣這邊也好,狂戰閣那邊也罷,頓時一片轟動!

來了!

終於來了!

這兩個可以說是仇人一般的死對頭,在這一場比武大會中,終於要碰上了!

李強和楊東成站起身。

二人,互相看向彼此。

楊東成抬起一隻手,大拇指嘲笑,做出了一個嘲諷的手勢。

而李強,卻根本懶得理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