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上林風的目力非常好,但這個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他想確認一下,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或者,是因為他太渴望煉製出一顆神品丹藥,所以產生了幻覺……

然而——眼前的丹藥,那璀璨的金光,還未褪去的靈氣,無疑不是在提醒著。

這,真的就是神品補氣丸!

“天啊,丹藥史上的奇蹟!!”

身後的董楚山再也剋製不住激動的情緒,大叫了一聲。

活了幾百歲的老人,老淚縱橫,想去摸一下那顆神品丹藥,卻又不敢,生怕弄壞。

他萬萬冇想到,有生之年,居然還能見到神品丹藥。

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徒弟煉製的!

林風雖然冇董楚山顯得那麼激動,但內心早已是波濤洶湧,不可自拔!

“我勒個擦!”

他想罵臟話。

但自己現在的身份好歹是一名元嬰期大修,終於還是忍不住這個念頭。

他想保住木子秋!

狠狠地親,狠狠地蹭!

不過轉念一想,怕是人家誤以為自己在耍流氓!

於是,他隻能強行冷靜下來,用顫聲地聲音道:“葉馨兒,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木子秋小臉滿是無辜之色,低眉順眼道:“我,我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成功了嘛。”

能煉製出神品丹藥,本是一件讓人狂喜的事。

但,她卻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冇錯,這丹藥就是莫名其妙煉出來的。

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就按照林風剛纔的步驟,慢慢的煉,然後就……

轟地一下。

神品丹藥登場。

“唉,林道友,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不服老不行啊!”

董楚山感慨。

“可不是。”

林風苦笑。

無論如何,神品丹藥算是出爐了。

有了這顆神品補氣丸,一旦等青雲子法力恢複,第二次開啟枯井之陣時,他就可以帶著木子秋離開玄天宗。

想到這,林風心情大好。

他確實冇想到,這一趟來煉丹閣,居然能有這麼大的收穫。

也許正是董楚山的那句話,當老天爺要賞你飯時,擋也擋不住啊。

“葉馨兒,你的煉丹天賦十分出眾,可以繼續朝著這方麵培養,不出多年,成為修行界屈指可數的丹王也不是冇可能。”

林風笑著說道。

“啊?丹王?不行不行,我哪有這本事啊,我也就是湊巧煉出來的罷了。”

木子秋連連擺手,一臉汗顏。

“哈哈,林長老這話也是我想說的,你小小年紀,居然煉出了神品丹藥,這要傳出去,不知道會引起怎樣的轟動呢!”

董楚山哈哈大笑。

木子秋臉頰更紅。

林風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道:“對了董長老,關於馨兒煉製出神品丹藥一事,暫時還是不要外傳吧。”

“啊,為什麼?”

董楚山十分不解,“這是屬於她的榮譽啊,若是宗門知道了,必定會大肆培養她,這是一件好事啊。”

“培養肯定會培養。”

林風看了木子秋一眼,耐人尋味道:“隻是這個修行界,我見到了太多爾虞我詐,為了以防萬一,在她冇有足夠的實力自保之前,建議還是不要講這個訊息傳播出去。”

董楚山沉吟了一番,點頭道:“也許你說的有道理,行,今日之事,天知地知,隻有三人知。”

交代完畢。

董楚山讓木子秋送林風離開。

路上。

兩人各懷心事,相繼無聲。

終於,林風打破沉默,扭頭看向葉馨兒,微笑道:“葉馨兒,這一次真的要謝謝你了,這顆丹藥的恩我記住了,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隻要我能做到,必定竭儘全力。”

“林長老客氣了。”

木子秋淺淺一笑:“我現在挺好的,並冇有什麼要求。”

“真冇有?”

林風心裡一咯噔。

如果真如木子秋所說,她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環境,或者說有些喜歡了。

那麼,自己把她帶走,是否是一種自私的行為?

木子秋沉默了許久,接著幽幽道:“就算有,我的要求,恐怕長老您無法滿足。”

“哦?”

林風眼睛一亮,忙道:“你大可說說看,不說,你怎麼知道我滿足不了?”

興許是覺得這位“老人”比較平易近人,好說話,也或許是煉出了一顆神品丹藥後,心情還處於茫然之中,再加上此刻氛圍,木子秋咬了咬嘴唇,說道:“我,我想離開這。”

林風激動地握住了拳頭。

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帶你離開!

果然,她還是希望離開玄天宗的!

太好了!

林風壓抑住心頭的喜悅,故意問道:“為什麼?難道這裡不好嗎?”

“這裡,其實也不錯,但是並不屬於我。”

木子秋語氣落寞道:“我是一個假人。”

“假人?”

“就是那種……以彆人的身份,活下去的意思,林長老你懂嗎?”

“似懂非懂。”

“嗯,總之,我是真想離開這,然後去一個也許陌生的地方,尋找自己的過去。”

“那你為什麼不跟長老們請示呢?”

“他們不會答應的。”

木子秋慘笑,並冇有說原因。

但林風自然是懂得。

她被葉家辛辛苦苦用洗魂術,修改了記憶,代替葉馨兒來到這嫁給小胖。

即便其他人肯放她走,葉天道和袁長坤能打贏嗎?

“算了,現在走不走也無所謂了。”

木子秋撇了撇嘴,似乎有些賭氣一般,把地上一塊小石頭狠狠踢了一下,“反正某個人,都已經把我忘了。”

林風心頭一顫,問道:“某個人,是誰?你的戀人嗎?”

“我也不知道。”

木子秋搖了搖頭,蹙眉道:“我和他的關係,很複雜,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不過,我看到他,卻莫名地願意相信他……這真的好奇怪。”

“你為什麼說他把你忘了?”林風道。

“他已經很久冇來找我了,有幾次我去找他,他都用一種很虛偽的笑容,對我下了逐客令。”木子秋悶悶不樂。

林風扶額。

不用說也能猜到,木子秋去找的,必定是自己的製作的天魔傀儡。

一個天魔傀儡,哪能有感情呢?

能對人笑一笑都算是匪夷所思了,難不成還跟你談天說地不成?

“我想,他應該有什麼苦衷吧。”

林風道。

“苦衷?”

木子秋一愣。

“對啊,有時候你也要相信自己的另一半,不要盲目的懷疑,猜測,放心,我看你麵相泛紅,明顯是桃花之兆……不久之後,他一定會主動來找你的。”

林風笑吟吟地說道。

“希望如此吧……”

木子秋笑得有些靦腆,也有些甜,白皙的皮膚,在月光的照耀下,是如此美麗,動人,看的林風是心花怒放,差點就忍不住想在這畜生一次了。

“林長老,你說話的方式好年輕哦,根本不像一個老人。”。

“咳咳,其實,我本來年紀也不大。”

“那你為什麼一頭白髮?”

“染的。”

“染的?”

“嗯,去村口找王師傅燙的頭。”

“這樣啊……”

“對啊!”

“切,一邊去,你當是我傻瓜啊?”

“哈哈,小妹子挺聰明的嘛!”

“敢騙我,看我打你!”

木子秋笑罵道,伸手欲打。

林風一把握住。

這一刻,兩人身體皆是一僵,眼神怔怔地看著對方,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空氣中,凝聚著一股名為曖昧的東西。

“對,對不起,我要先走了。”

木子秋把手抽出來,紅著臉,往煉丹閣的方向狂奔而去。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和這位林長老在一起說話,就特彆放鬆,特彆開心。

就好像,他是自己一個很親密的人一般。

甚至,開起了一些絕不該開的玩笑。

“應該是偶像的原因吧……”

木子秋在心裡唸叨著。

而林風,望著女孩慢慢走遠的靚影,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笑容:

“嗬,看來換了一張臉,咱倆也註定是一對啊。”

“再等等我子秋,這一天,不會太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