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宗門,林風的生活看似變化不大,但隻有他心裡清楚,所有的計劃,全部被打亂,唯一離開的機會,因為突如其來的危機,導致功虧一簣。

而更讓他崩潰的是——木子秋,被殭屍咬中,直到現在,還未醒來。

他想去煉丹閣看望,但那裡被人死死把守,寸步不離。

硬闖,不是不行。

但換來的,卻是更多的水深火熱。

除此,如果冇記錯的話,老祖應該就在這兩天出關了。

對於玄天宗這位未知的“領袖”,他心裡一直帶著七分忌憚三分好奇。

可以想象,這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人,修為即便冇有化神,多半也相差不遠了。

林風再怎麼托大,也不敢妄圖去挑戰一名化神境強者。

“王野,發什麼呆呢?來,喝酒啊!”

一個聲音響起。

讓林風從思緒中清醒過來。

麵前,是幾盤熱騰騰的小菜,桌上的酒具,卻占了更多。

董小颯,李強,白澤,都疑惑地看著他。

自從他回來後,便一直魂不守舍,無論是白天去天機閣學習理論知識,還是下午的修行,晚上的聚餐,都顯得心不在焉。

問他,他也是含糊其辭。

大家一致覺得,多半是這次下山曆練的遭遇,讓他受到了打擊,一時半會冇有恢複過來。

於是乎一到晚餐時間,室友們都會很溫馨拉著他,噓寒問暖,喝酒聊天,就連平時咋咋呼呼的李強,也是小心翼翼。

“嗯,喝酒喝酒。”

林風臉上擠出一絲牽強的笑容,神態十分不自然。

一日冇有木子秋的訊息,他的心一日就不會平靜。

酒足飯飽。

李強去後山修煉,董小颯和白澤回宿舍休息,林風找藉口出去走走。

來帶一個荒僻之處,林風深吸一口氣。

夜風,有些寒風。

遠處高山流水,不在波瀾壯闊,而是變成了一張臉。

一張嘲諷他的臉。

猶豫片刻。

林風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

電話裡,傳來一個略顯尖銳的男人聲音。

“小六嗎?”

林風道。

“你……你是王野?”

電話那頭的人,明顯一愣。

“你記性不錯,這都被你認出來了。”

林風微笑。

“有事嗎?是不是要買什麼東西?”

小六似乎有了些精神。

畢竟,這可是一位大顧客。

隨手可拋千金。

“我希望讓你幫我打聽一件事。”

林風道。

“啥事?”

“你去煉丹閣一趟,幫我看下葉馨兒最近的情況。”

“葉馨兒?葉天尊的妹妹,少主張奇的未婚妻?”

小六嚇了一跳。

這傢夥,為什麼要打聽她?

“冇錯。”

林風笑道:“放心,我不讓你做什麼,隻是打聽一下她的情況……你知道的,下山曆練那次,我也在,她受了傷,我一直很擔心。”

“等,等等哥們,我幫你辦事可以,但必須問一下……你是不是喜歡葉馨兒?”小六道。

“對。”林風點頭。

“臥槽!臥槽!”

小六一連說了兩個臥槽,整個人直接呆住了,隨即激動道:“我的姑爺爺啊,葉馨兒這種身份,你居然敢去染指?不說葉天尊的妹妹這一層,就憑他是張奇,那位長老的孫媳婦這個頭銜,你知道你有幾條命可以活嗎?”

“聽哥一句勸,誰都可以喜歡,唯獨不能喜歡她!”

要換做其它人,小六壓根懶得勸。

拿錢辦事即可。

但他看林風還比較順眼,所以還是決定好言相勸一番。

“謝謝你的好意,但你也需要知道一件事。”林風道。

“什麼?”小六好奇道。

“感情這東西,是無關身份的。”林風道。

“……”

小六有點頭疼。

這傢夥,怎麼就是聽不懂呢。

感情無關身份?

這純粹是小說裡寫出來欺騙讀者的。

彆說修行界,哪怕是世俗界,都講究一個門當戶對。

是,那胖子張奇也許是個靠著上一代底蘊混吃等死的廢物。

可是你王野又能好到哪去?

區區一個外門弟子,你拿什麼跟人家比?

“你確定堅持?”

“對。”

“好,那我幫你。”

“謝了。”

“不過我還是勸你,最好不要有其它想法。”

“明白。”

掛了電話,林風心裡的石頭稍稍落下。

現在要做的,就是等了,等訊息。

如果真到了萬不得已的一刻,他不建議做一些瘋狂的舉動。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瘋狂了。

*

翌日。

天機閣的一堂理論知識結束。

董小颯從哈欠從醒來。

白澤看完了一本書,李強伸了個懶腰。

林風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不顧董小颯的呼喚,快步走出,走到廁所的蹲間,按下接通。

“王野,我要的葉馨兒的訊息,我打聽到了。”

小六在電話裡道。

“她怎麼樣了,還好嗎?”

林風聲音帶著一絲激動。

“額……怎麼說呢,好,也不好。”

小六道。

“什麼叫好,也不好?”

林風蹙眉,“把話說清楚。”

“是這樣的……葉馨兒,已經從昏迷中醒來了。”

小六話語頓了頓,道,“不過,她出不來。”

“出不來?”

林風愣道:“什麼意思?”

小六道:“她被關在了琴房裡,上了鎖,被張奇派人二十四小時嚴加把守……聽說這一次張奇是下了決心,一定要等到結婚那天,才放她出來,哪怕是董楚山長老來了也冇用,都被他用他爺爺張雲祥的身份壓了下去。”

“什麼?”

聽到這話的林風,噔時握緊了手機,臉上青筋直冒,勃然大怒,“他,憑什麼這麼做?”

這個混蛋!

一次是這樣,兩次是這樣!

他把木子秋當成什麼了?

畜生嗎?

“王野,你可前千萬激動!”

“我告訴你,煉丹閣那邊,據說張雲祥派了十幾名築基期,一名結丹期高手坐鎮,任何人靠近前方,格殺勿論!”

小六連忙道。

“多謝告知,報酬,我會找時間給你的,現在,我有點事要做。”

“喂?喂?我跟你說,你真的彆亂來啊……”

嘟嘟嘟嘟!

電話已掛斷。

林風的眼神,透露出一絲冰冷。

下山曆練一趟。

佳人被咬,身中屍毒。

明明答應過要保護好她。

可是,自己又一次食言了。

這一次,說什麼也不能再讓她受委屈!

念此,林風當即便決定,去往煉丹閣一趟。

隻是他才走出廁所,就看到不遠處幾個身著紫色長袍的男子,正和吳茂凱說著什麼。

吳茂凱眉頭緊鎖,麵色嚴肅,似乎在和他們爭辯。

忽然,一個紫衣人看到了林風,立刻招呼他的同伴,朝林風走來。

“他就是王野嗎?”

其中一個紫衣人看向吳茂凱,問道。

吳茂凱點了點頭,蹙眉:“他是我的弟子,你們不要亂抓人。”

“放心吧,我們隻是帶他去調查一番。”

那紫衣人冷笑道,隨即看向了林風:“王野,我們是執法殿的人,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