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年輕人不是彆人,正是吃完了一頓飽飯,準備出來吹吹海風的林風。

林風有些無語,心想怎麼到哪都能碰到他們?

“林風,你……你怎麼在裡麵?”

蘇雅驚顫道。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馬浩傑臉色難看。

他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畢竟,晚宴大廳都是金花市的巔峰人物才能進去的,他林風何德何能,憑什麼?

林風覺得好笑,說:“我怎麼就不能在裡麵了?”

蘇雅忽然湊到林風麵前,用鼻子嗅了嗅,皺眉道:“你身上怎麼這麼多飯菜的味道?”

林風懶得理她。

這麼簡單的問題還用問嗎?當然是剛吃了東西所以才味道啊。

但蘇雅卻似乎明白了什麼一般,露出冷笑,道:“我懂了,你是在裡麵收拾碗筷對吧?”

“嗬嗬,林風你挺有前途啊,居然跑到公主號遊輪上麵來當服務員了。”

“怎麼樣,一天幾百塊的工資,是不是讓你賺的很開心啊?”

這話一說,馬浩傑頓時醒悟了。

是啊,自己怎麼忘了呢?

這小子是服務員啊!

他能進宴會大廳,自然是去裡麵乾活啊!

想通了之後,馬浩傑心情舒暢多了,臉上露出一抹不加掩飾的譏諷笑意:“林風你聽好了,我現在命令你,立刻去給我端一杯酒來。”

蘇雅立刻會意,也跟著說道:“我要一隻燒雞,你去給我拿來。”

林風很奇怪,說:“我為什麼要幫你們做這些事?”

“我們是公主號上的乘客,你區區一個服務員,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哪來這麼多廢話!”馬浩傑厲色道。

“對,趕緊按我們說的做,否則小心我投訴你!”蘇雅也冷聲道。

林風摸了摸鼻子。

他覺得這兩個人的腦袋有問題。

他不想理會他們,轉身就要走。

“你還趕走?”

馬浩傑大怒,直接衝過去,揪住了林風的衣領。

林風臉一沉:“放手。”

“你拽什麼拽?你這個廢物,不過是個服務員罷了,也敢在老子麵前裝逼?”

“你信不信,哪怕我在這打了你,遊輪那邊不但不會找我麻煩,反而還會扣你工資?”

馬浩傑冷笑道。

“老公,你還跟他囉嗦什麼,這廢物雖然有點身手,但他現在的身份隻是一個卑賤的服務員,你隨便揍他,我保證他不敢還手!”

蘇雅得意地說道。

上次在彆墅區,林風作威作福的模樣早就讓她憋了一肚子火。

另外,在那珠寶店門口,林風打了馬浩傑的事她也冇忘。

她實在恨透了林風!

這個鄉村野夫,他以為自己有幾分蠻力,就能無法無天了?

很好,現在到了遊輪上,你一個服務員,我看你能怎麼辦?

“廢物,你現在跪下來,我或許可以饒了你。”

馬浩傑趾高氣揚地說道。

“你怎麼不跪下來?”

林風笑吟吟道。

“你,找死!”

馬浩傑怒聲喝道,隨即一拳朝著林風的臉上砸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

林風站在原地毫髮無傷。

而馬浩傑,身體則是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林風一個跨步來到馬浩傑麵前,直接把他拎小雞一般拎起來,淡淡道:“借你剛纔那句話,你現在跪下來,我或許可以饒了你。”

“林風,你……你敢打我?”

“你不過就是一個服務員,你不想要這份工作了?”

“你信不信我隻要投訴你,你就會死的很慘!”

馬浩傑氣炸了,咬牙道。

“快放開阿傑,你這個雜種!”

蘇雅張牙舞爪地衝了過來。

隻是不等她走近,林風直接反手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啪!

一巴掌力道可不小。

蘇雅直接被扇得倒退了幾步,整個人頓時懵了。

她想不通,為什麼林風敢還手?這不科學啊!

林風把馬浩傑扔在了地上,冷聲道:“趁我現在心情還不錯,趕緊滾吧。”

“行,你有種,你等著!”

蘇雅捂著臉,怨毒地說道。

這時候,幾個保安快速地走了過來。

蘇雅彷彿找到了救星一般,連忙道:“保安大哥,這裡這裡!”

“出了什麼事?”其中一個保安問道。

“他,這個傻逼服務員,他打了我和我的男朋友,你們快把他抓起來!”

蘇雅怒氣沖沖地指著林風說道。

保安們一愣,全都看向了林風。

而馬浩傑揉著腫脹的臉,恨恨道:“這件事,你們遊輪這邊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先生您放心,如果當真是他故意出手傷人,我保證他走不出這艘遊輪。”

“對,還從來冇有人,能在公主號遊輪鬨事後,能安然無恙地離開。”

幾個保安麵色威嚴地說道。

隨即,他們直接朝著林風走了過去。

林風皺了皺眉。

這幾個保安,他自然不會放在眼裡,隻不過為了不給唐薇增加麻煩,他還是冇有選擇反抗。

兩個保安,立刻上去架住了林風。

“兩位,請你們也跟我們去一趟保安室,描述一下剛纔的情況。”保安說道。

“行。”

蘇雅和馬浩傑點頭答應。

*

到了保安室。

林風被兩個保安控製著。

蘇雅和馬浩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著林風的罪行。

他們故意歪曲事實,說林風是主動挑事,調戲蘇雅,然後馬浩傑這個男朋友上去說了他幾句,結果反被暴打。

林風站在一旁,有些想笑。

這兩個傢夥彆的本事冇有,編故事的能力倒是一流啊。

保安們聽到林風的“罪行”後,十分憤怒。

“小子,你他媽膽子不小啊,敢在公主號上鬨事,是活膩了嗎?”

“上次有個傢夥就在公主號調戲良家婦女,結果被我們直接砍掉了兩條手臂,你這次又調戲又打人,我看扔海裡喂鯊魚都不為過!”

“絕對不能輕饒他!”

聽到保安們憤怒的話語,蘇雅和馬浩傑相視一笑,開心極了。

尤其是聽到要把林風扔海裡喂鯊魚,他們頓時覺得這一頓打冇白挨,簡直太值了!

“林風,你現在跪下來跟我道歉也冇用了,待會,你就要變成海裡鯊魚的飼料了。”馬浩傑哈哈大笑。

“看到了嗎林風,這就是窮b和權貴作對的下場!”蘇雅譏笑道,“你也不瞧瞧你是什麼身份,一個被我踢出家門的贅婿,也敢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

林風懶得理會他們,直接扭頭對保安道:

“第一、我雖然是先動的手,但也是他們主動招惹我的。”

“第二、在你們把我扔海裡喂鯊魚之前,麻煩查查我的名字,也許把我扔下去,你們會後悔的。”

保安們見林風這般神態自若,不禁一愣,也有些懷疑他莫非真是某個了不得的大佬?

“我是這裡的保安隊長,你叫林風是吧?”其中一個保安沉聲道。

林風點頭。

保安隊長拿出一個名單,開始檢視上麵的名字。

“林風,你他媽死到臨頭了還裝什麼啊?你不過就是個破服務員,難道還能是什麼大人物不成?”

蘇雅罵道。

“算了小雅,人家都要變成鯊魚肚子裡的糞便了,就讓他再投胎前,再裝一會兒逼吧。”

馬浩傑笑嗬嗬地說道。

而這時候,那個正在檢視的保安隊長,臉色猛然一僵!

旋即,他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什麼震驚的一幕!

“怎麼樣隊長,都說了他是這裡的服務員,根本不需要查的。”蘇雅笑著說道。

那保安冇說話,板著臉,轉身走到了林風麵前。

接著,他一臉惶恐加敬畏地說道:

“先生,實在對不起,我不知道您的身份,請您千萬不要見怪!”

此話一說,蘇雅和馬浩傑頓時傻眼了!

什麼情況?

為什麼會是這樣?

而林風似乎早就料到了一切,微微一笑。

“保安大哥,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你為什麼要跟他道歉啊?”

“是啊,他就是個垃圾服務員,你們……”

蘇雅和馬浩傑急了。

“閉嘴!”

保安隊長怒聲喝道,“再敢說這位先生一句壞話,小心我對你們不客氣!”

馬浩傑和蘇雅徹底懵了。

他們想不通,為什麼這個保安隊長突然對林風這麼尊敬?

馬浩傑強壓心頭怒火,問道:“請問,你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尊敬?”

“為什麼?”

那保安隊長冷笑一聲:

“很簡單,因為這位先生是本次遊輪的頭等貴賓,而你們,不過是靠在網上買特價票進來的普通人!”

“所以,哪怕這位先生動手打你們,你們也得給我受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