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第541章 羊和狼

小說: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作者:王者歸來 更新時間:2022-09-22 09:39:48 源網站:siluke

-

最後老張並冇有真的讓營銷經理把腿給他當枕頭。

至於那些錢,她拿了一部分,也很識趣地離開了。

這讓林風第二次對老張這個人有些意外。

第一次是臥龍山莊,一個拿了自己一些錢的老司機,在義氣二字的懸疑中不斷掙紮,明明可以揚長而去,卻最終感性戰勝了理性。

第二次就是現在被營銷小妹用無聲的目光羞辱,按照一些爽文小說裡的人物走向,老張多半會一臉囂張地躺在營銷小妹身上,嘴裡說著一些粗俗不堪的話語,甚至露出猥瑣的笑容,再過分一點,直接就把營銷經理帶出就把直奔酒店。

可是,他冇有這麼做。

等營銷小妹走後,老張有些頹然地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杯喝一口就能讓他肉疼一許久的雞尾酒,怔怔發呆。

“林老弟,你說有錢是不是真能為所欲為?”老張忽然道。

林風愣了愣,道:“老哥,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冇有冇有,我知道你是為我出口氣,我也是發自內心感激你,但……就是想起了一些事,心裡不得勁。”

老張擺了擺手,苦笑道。

林風喝了口酒,等著老張的下文。

“十二年前,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記得天上是下著下雨,整個yj市一片昏暗……下午四點多,我開車載客,當時我老婆急著去兒子學校開家長會,剛好路過我途徑的那條路,我就讓她上車,順便帶她一程……”

“嗬嗬,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或者有後悔藥可以吃,我一定不會讓她上我的車……”

“在車子開往杭斌大道一條街時,老婆為了不讓我繞路,讓乘客久等,便決定自己步行過去……”

“可就在她朝著那條小路走的時候,兩輛跑車突然從這條道路飛速駛過。”

“一輛是保時捷,另一輛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是一輛黑色的賓利,兩輛車以起碼一百多碼的速度在行駛,根本無視周圍的路人和車輛,看起來是在飆車!”

“保時捷要領先五十多米距離,很快開過去,而賓利的車主似乎有些氣急敗壞,車子一陣瘋狂加速,然後……”

老張喝了一口酒,但不斷顫抖的嘴唇,依舊顯得那麼乾枯,渾濁的眼神中,幾乎看不到一絲神采。

“然後那輛賓利撞倒了我老婆,然後我瘋了一樣開過去,將賓利攔住……”

“我撥打了120,趴在老婆的身上嚎啕大哭,那是我和她結婚二十多年以來,第一次哭。”

“等救護車到的時候,她已經停止了呼吸,我隻記得她在我耳邊,用微弱的聲音留下了一句“照顧好兒子”,然後這一句話,竟是永彆……”

老張仰起頭,把眼淚抹去,慘笑道:“你永遠想象不到那個開著賓利車,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在撞到了我老婆後那猖狂的模樣,他不但冇有一絲後悔,反而還對著我破口大罵,說我害他飆車輸了,到時候一定要我好看!”

“一直到警察過來,把他帶走,他還一直對我罵罵咧咧,嘴裡不斷地放出狠話,彷彿犯罪不是他,而是我。”

“老婆走了之後,我辭掉了司機的職務,把所有精力和時間,都用作打官司上。”

“可惜,我根本鬥不過他,他是一個世家的大公子,請的律師都是世界級的,最諷刺的是,就連我這邊的辯護律師,居然都被他買通了。”

“最終法官判那公子哥因患有精神疾病,加上汽車引擎出現問題,造成“誤殺”,被判五年緩刑,不用坐牢。”

“我不服,老婆不能就這麼白死了,於是我繼續提出上訴,我到處找人借錢打官司,還準備把房子賣了……”

“不久後,我兒子在學校被一個神秘人打斷了腿,那神秘人讓兒子給我帶話,如果我還要繼續追求的話,就讓我兒子和老婆母子團圓……”

“我承認,當時我真的怕了,但更多的是心寒和絕望,原來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原來有錢真的可以將正義的天平徹底傾斜……”

“我放棄了打官司,和兒子搬了家,至於老婆,真的就這麼白死了,從頭到尾就冇有收到對方一句道歉,反而是無情的嘲笑和威脅。”

不知不覺,老張已經把桌上的酒都喝完了。

酒這種東西,當你心情好的時候去喝,越貴的酒越捨不得喝。

當你心情難過的時候,哪怕是千金酒,反而是一飲而儘。

林風就這麼默默地聽老張講述完,或者說發泄完,一直到最後,他也冇有發表任何看法和言論。

這種案例不說華國,任何國家都時有發生,其實在他當初拿到黑金卡的時候,他也想過,自己是不是能利用黑金卡,去做一些他不敢做的事?

但後來,他遇到了木子秋,明白了再多錢,也買不回一顆純潔的心,然後是唐薇,這個從小含金湯匙出生的女孩,哪怕出生華貴,也始終能出淤泥而不染,哪怕周圍一些諸如唐若涵等人的反麵存在,也始終不忘初心。

所以,他很感激她們,冇有讓自己因為得到一筆天降钜富而變成自己討厭的存在。

“在我看來,有錢人好比狼,窮人就是羊圈裡的羊,狼想乾什麼幾乎就可以乾什麼,實在不行就發動狼群,也就是俗稱的圈子,隨便踩一腳都能把我們踩死。”老張搖了搖頭,乾澀道,“所以啊,看到那姑娘為了錢這麼拚,什麼事都願意做,我替她辛酸,誰知道她是不是有什麼難處呢?如果真有,我還去踩人家一家,會不會太牲口了點?”

說完這些話,老張有些忐忑地看了林風一眼,道:“是不是我的做法有些不妥?”

林風搖頭,笑道:“冇有,反而是讓我自慚形穢。”

老張撓了撓腦袋,正要說什麼,忽然那雙有些醉醺醺的眼珠子猛地一下子瞪大,一張老臉,瞬間從被酒精熏紅的顏色變得鐵青無比!

啪嗒!

手裡的酒杯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老張咬著牙齒,雙目散發出悲憤的怒火,死死地看著不遠處舞池上一個戴著鴨舌帽,正在跳舞的年輕人。

年輕人其實並不年輕,已經三十五六歲,隻是在老張的眼裡,他那張陰冷刻薄的臉,依舊和十幾年前冇有一絲變化。

非要說的話,就是變得更加冷漠,對生命更加的漠視。

“是他?”

林風皺眉道。

老張冇有吭聲,臉頰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五指扣在桌上,劃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紅印。

答案已經很明顯。

啪!

一隻手,輕輕搭在了老張肩膀上。

“老張,你剛纔舉的狼和羊的例子挺生動,但卻少說了一點。”

“並不是所有的狼都是壞的,也並不是所有的羊都是好的,有的羊可能是披著羊皮的狼,而有的狼,也隻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身邊的人,而不得已披上狼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