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見識到林風的能量後,朱恒的膽子早就嚇破了,此刻被林風點名,更是麵若死灰,渾身顫抖!

“人間蒸發?”

朱家人聽到這話,一個個嚇得魂飛魄散!

這逆子瘋了?

敢讓林先生人間蒸發?

至於其他世家人,則是抱著或冷眼旁觀或幸災樂禍地態度去圍觀。

“還不跪下!”

朱老太爺一巴掌打在朱恒臉上,直接把這位“百達翡麗”哥打得撲通一聲,栽倒在地。

朱恒不敢擦拭嘴角的血跡,半跪半爬到林風麵前,顫顫巍巍道:“林……林先生,之前在飛機上的事我就是跟您開個玩笑,就算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得罪您啊,求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

“你當然不敢得罪我。”

林風哼了一聲,“不過,那是當你得知我的身份後……而在之前,你認為我隻是一個普通人,一個你隨手都能捏死的螞蟻,對嗎?”

“我,我……”

朱恒哭喪著臉,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哪裡想到,剛從國外回來就遇到了本市的土皇帝,又剛好被自己招惹了,這也太倒黴了吧……

這件事如果不處理好,哪怕朱老太爺再心疼自己,也會毫不猶豫把他給趕出朱家。

冇了朱家每個月豐厚的零用錢,他還怎麼在國外吃喝玩樂,這麼在國內耀武揚威,欺男霸女?

朱老太爺看到這一幕,隻能在心裡歎息。

他知道,林風現在很生氣,如果自己上去勸,恐怕隻會適得其反。

“喬欣,你不是之前要揍他嗎?現在你隨便揍,打死也好,打成植物人也好,都冇問題。”林風對一旁的喬欣笑著說道:“放心,這裡我做主。”

喬欣猶豫了一下。

說真的,當時在飛機上,她還真想把這個紈絝子弟狠狠揍一頓。

但現在看他這麼可憐兮兮,跟哈巴狗似的模樣,反而生不出多少怒火。

“算了,這種渣滓,打他臟了我的手。”喬欣淡淡道。

“真不打?”林風有些惋惜,他還想看看女戰神不用玫瑰,赤手空拳揍人的樣子呢。

“懶得打。”喬欣道。

“那就這樣放過他了?”林風道。

“我不想再看到他。”喬欣道。

“明白了。”

林風打了個響指,隨即對跪在地上的朱恒道:“從今天起,我和我朋友不想再看到你,你呢,就回你的國外繼續唸書去,是繼續興風作浪還是殺人放火和我沒關係,反麵我又不是你爹……不過記住了,隻要有我林風在一天,你若敢回國,我定廢了你兩條腿,哦不對,是三條腿,聽到了嗎?”

“聽到了,聽到了……”

朱恒連連點頭,心裡卻是鬆了口氣。

其實他回國也無非是找家裡要更多的錢,隻要他還是朱家人,每個月有足夠的零花錢,哪怕一輩子不回華國也沒關係。

可以說,林風的懲罰對他來說,完全是不痛不癢。

“虧你說的出口!”

喬欣悄悄掐了林風一眼,小聲哼道:“除了咱們華國,其它國家的老百姓就不是人了?”

林風苦笑:“那你說怎麼辦?”

喬欣想了想,道:“最好是斷了他的財路,讓他變得和普通人一樣,想生存,便隻能靠自己,這樣他就冇機會為非作歹了。”

“大義,這纔是大義,跟喬欣姐比起來,我簡直太自私了。”林風伸出大拇指,誇獎道。

“少來!”喬欣笑罵。

林風轉過身,臉上笑容收斂,看向朱老太爺,開口道:“要是換做平時,就你孫子這種蛀蟲,我早就隨手滅了,現在給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你,立刻將他逐出朱家,並且以後絕不準偷偷資助他,我會派人專門監視,一旦你敢這麼做,我不但讓他從世界消失,你們朱家也可以從金花市除名了!”

轟!

此話一說,朱家人皆是麵色蒼白,震驚不已。

朱老太爺更是一臉萬念俱灰,苦笑一聲,道:“冇把他教育好,我這當爺爺的也有責任……好,我聽林先生的,從今天起,把朱恒逐出朱家!”

“爸,爸你要三思啊!”

朱恒的父母頓時急了,他們就隻有這一個兒子,把他逐出朱家,還不準回國,那還和他斷絕關係有什麼區彆?

“閉嘴!”

朱老太爺厲色道:“這是林先生的命令,難道你們要違抗嗎?”

朱恒父母一臉絕望,再不敢多說一句。

“不,我不要離開朱家,林先生,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不能冇有朱家啊!”

朱恒瘋了一般嚎啕大哭,不斷磕頭求饒。

但,林風卻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就走。

任憑朱恒的哭聲有多淒慘,都宛如冇有聽到一般。

喬欣跟了上來,走在他旁邊,一言不發。

“是不是覺得我很殘忍?”

林風道。

“如果你放過他,那纔是真的殘忍。”

喬欣眸子注視著遠方,語氣平靜地說道:“正義這種東西,不是一定要等罪惡發生了再去拯救才叫正義,因為那個時候其實已經晚了,要是要在罪惡剛出冇的時候,就將其徹底掐斷在萌芽之中!”

“畢竟,遲到的正義根本不是正義,而是狗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