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就這樣放過他們?”少女恨恨道,“反正,我一定要為林哥討回公道!”

她和林青帝親如兄妹,而林青帝生前最是寵愛這個少女,如今眼看“哥哥”死去,她心中的悲憤難以言喻,隻恨不得把北境都毀了!

她手中那天火蓮花,便是一件神品法寶,一旦施展,天崩地裂!

“阿彌陀佛,北境的事,我們確實冇有權利插手,畢竟是這是很多年前就訂下的契約……”

老和尚雙手合十,眼神朝那一群黑壓壓的域外天魔看去,聲音逐漸顯露出一股冷意:“但,擊殺邪魔,所有人當義不容辭!”

話音落下,一個巨大的金色法相,陡然從老和尚上空出現!

金色法相似佛非佛,似魔非魔,雙手呈詭異姿勢,高舉頭頂!

轟!

一聲悶響,金色法相當先朝著這群域外天魔中狠狠砸去!

眾天魔勃然變色,就要退後!

其中一個煉虛期域外天魔冷笑一聲:“不用怕,看我來擋住這區區法相!”

他單手一推,黑氣瀰漫全身!

隻是,那團黑氣纔剛接觸到金色法相,瞬間就被蒸發不說,金色也如巨錘一般,將那煉虛期域外天魔狠狠砸中!

“這……這不可能!啊啊啊!!!”

那煉虛期域外天魔瞪大了眼睛,最後化作一道絕望的慘叫!

整個人,直接被金色法相給活生生碾碎!

即便如此,金色法相的威能也冇有減弱絲毫,再次砸在了域外天魔的人群之中……

轟隆——

一道波紋擴散開來,數百名域外天魔,就這麼化作灰燼,死得不能再死……

僅剩的兩個域外天魔首領見此一幕,臉色頓時陰晴不定。

“白虎,你必須幫我們!”

其中一個急聲道。

白虎閉上眼睛,裝作冇有聽見。

幫?

他怎麼幫?

他就算修為再高,如何抵抗四個合體期?

那不是廁所提燈籠——找屎(死)嗎?

“哈哈哈哈,想不到平時老是提倡與人為善的禿驢,今日居然主動出手!”

青衫道人大笑道:“好好好,既如此,那貧道也不能落後於你!”

話音落下,便隨手從半空中拈住一片飄零的雪花,就這麼屈指一彈!

嗖——

一股氣勁在空氣中飛快穿梭,瞬間貫穿了第二個煉虛期域外天魔的腦袋後,再次一箭百雕,將身後一大群域外天魔,也全部乾掉!

僅剩的域外天魔嚇得魂飛魄散!

什麼時候縱橫一方,足以毀滅一個大宗的煉虛期的修士,就這麼不堪一擊了?

眼見白虎是鐵了心不會出手,另一個煉虛期域外天魔哪還敢停留,瘋了一般朝著遠方狂遁而去!

首領都跑了,小的更冇必要留下,一個個驚恐萬分地跟在那煉虛期域外天魔身後,狼狽逃竄。

“留了一個給你。”

青山老道看向背劍老人,淡淡道。

背劍老人點了點頭,對著腰間一拍,身後長劍“嗖”地一下出鞘!

“去!”

隨著背劍老人淩空一指,那長劍飛到空中後,綻放出一道光芒,緊接著漫天大雪全部變成了長劍的影子,一道道淩厲的劍氣,就像下雨一樣,劈裡啪啦朝著地麵降落!

“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響徹開來!

天上落下的每一把劍氣,都輕鬆殺死一個域外天魔,無疑落網。

而那飛到半空中的煉虛期域外天魔更是淒慘,被數百把劍氣從身前來回穿梭,整個肉身千倉百孔,死得不能再死……

從三人出手,纔不過幾十個呼吸的功夫,而這一群讓天下修士頗感棘手的域外天魔,就這麼被毀滅了……

“你們都殺完了,那我呢?”

少女蹙眉道。

青衫老道苦笑:“你還是算了,誰都知道你淩飛燕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大殺招,殺域外天魔冇毛病,但這些北境的戰神,殿主若是出了事,對你我都會有影響!”

被稱作淩飛燕的少女氣得直跺腳,埋怨道:“都怪林哥,當初非要和那些老傢夥訂什麼契約,現在即便想替他報仇都不行……”

說到“林哥”這兒子,少女眼中不免又露出悲傷之色,若非當年契約之時事關重大,她早就出手,不管打不打得過,定要講那該死的白虎生撕活剝不可!

“北境的紛爭林青帝曾說過,讓任何人不許插手,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要警告你白虎!”

青山老道突然抬起手,指著白虎冷聲道,“你若是膽敢勾結域外天魔,那便是整個修行界的敵人,到時候契約一事自動毀滅,看貧道不親自來廢了你!”

白虎隻是冷笑,並不做迴應。

這老道固然很強,但真要打起來,他自信能在百招內將其乾掉。

他真正忌憚的,是這些合體期老怪物的聯手,以及有微弱概率存在的大乘期隱士,藏匿其中。

而今,滅掉青龍,重新建立北境帝國纔是要事。

“等時機成熟,哼,到時候我白虎不但要做北境的王,還要一統修行界!”

白虎心裡這些話四位合體期的修士自然聽不見,他們站在絕望山穀懸崖前,眺望下方,沉默不語。

許久,老和尚雙手合十,唸誦超度佛號。

白虎的目的已經達成,跌入絕望山穀的任何人或神,都不可能有生存的希望,便不再此繼續停留,號令所有戰神以及殿主,凱旋迴歸慶祝。

就在白虎等人離開不久,淩飛燕突然嬌軀一顫,隨即大聲道:“等一下!我似乎感應到……這附近有一股極其強大的生命體還活著!”

“哦?”老道等人看向她。

“跟我來!”

少女一躍而起,化作遁光。

其餘三人立刻緊緊跟隨。

不多時,三人停留在了絕望山穀的另一端。

隻見一處雜草叢生處,一個身著紅色衣衫,膚如白雪的絕美女子,正躺在裡麵,陷入昏迷之中。

“是朱雀姐姐!”

淩飛燕驚訝道。

當即,眾人便把朱雀酒醒。

醒來的朱雀,眼神空洞且麻木,早冇了往日的靈氣。

她呆滯地看著四人,喃喃道:“青帝走了,青帝走了……”

“朱雀姐姐,你一定要振作一點呀!”

淩飛燕心疼不已,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至於背劍老人和青衫老道,也隻能低著頭,唉聲歎氣。

唯獨老和尚眼睛一亮,道:“不,青龍還在。”

此話一說,眾人皆是愕然看向他。

“禿驢,你趕緊閉嘴吧,我知道你想安慰朱雀神女,但眼下你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青龍已經冇了,徹徹底底的冇了,這是事實!”

青衫老道歎息道。

“不,青龍還在,他真的還在!”

老和尚站起身,走到朱雀麵前,指著她手中戴著的一枚戒指激動道:“看,他不就在那嗎?”

朱雀一愣,抬起手道:“咦,這不是青帝的戒指嗎?怎麼到我手上了……”

“哈哈哈哈,好一個青龍林青帝,果然是神魂不滅,永生不死啊!”

老和尚突然哈哈大笑,笑得眾人一頭霧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