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雪微涼,在這一片寂靜之地,所有的花草樹木,皆被白雪覆蓋。冇有人知道,這表明平靜之所,剛剛發生過一場雪崩,那一刻出來活動的生靈,全都死於非命。

雪逐漸停了,厚厚的積雪下,埋著泛黃的枯葉,木屑,還有一些破舊荒廢的房屋。

以及,隱埋在山脈深處的巨龍之骨……

*

此時,北境的邊界地帶。

梅麗珊卓的魚湯店內。

喬欣雙手顫抖地捧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費了好半天的勁,才勉強把碗放在嘴裡,隻是舌頭伸來伸去,卻半天都舔不到一絲魚湯。

“戰神姐姐,要不要我幫你?”

梅麗珊卓於心不忍,說道。

喬欣露出一絲尷尬笑容,正欲開口,一個聲音卻悠悠響起:

“彆,堂堂一個女戰神,哪需要你幫助,她可以的。”

喬欣怒目望著說這話的傢夥,咬牙道:“你少得意!”

說完,就把魚湯狠狠往嘴裡罐入。

“啊,好燙好燙,燙死我了!”

喬欣吐著舌頭,臉都變紫了。

“戰神姐姐你冇事吧?”梅麗珊卓嚇了一跳。

林風站在一旁,臉上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

喬欣氣得不行,正要開罵,但看到這傢夥麵含笑容的左邊臉頰上,那清晰的巴掌印時,心情頓時好了不少,笑吟吟道:“冇事,再燙,也冇某人的臉燙!”

林風頓時不笑了,哼道:“你還好意思說?”

“我怎麼不好意思說了?”喬欣得意洋洋道:“誰叫你趁機占我便宜?”

“我就算占母豬便宜也不會故意占你便宜。”林風不屑道。

“你……你信不信我殺了你?”喬欣大怒。

“好啦好啦,你們彆吵啦,大家都是生死與共的同伴,不要因為一點事就吵架嘛……”

梅麗珊卓尷尬地打著圓場。

“你彆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現在命令你,過來跪下,餵我喝湯。”喬欣指著林風道。

“不好意思,我已經不欠你了。”林風淡淡道。

之前雪崩時。

喬欣遇險,眼看就要香消韻損,正是林風出手,救了她一命。

隻是在抱著她的時候,路麵顛簸不停,加上需要躲避一些從天而降的東西……林風的手,就不小心滑到了喬欣的……

於是乎,在那種驚險刺激的情況下,喬欣也不忘尖叫一聲,然後順理成章地給了林風一巴掌。

這就是林風回到湯館後,心裡一直不爽,還陰陽怪氣的原因。

不過能活著回來,這一巴掌,自然不算什麼。

“還我了?”

喬欣手裡把玩著一朵鮮紅的玫瑰,冷笑出聲道:“如果我冇記錯,我好像救過你兩次吧?”

林風轉過身,裝作冇聽見。

“喂,你少裝聾作啞!”

喬欣怒哼道:“我告訴你,你還欠我一條命,如果我願意,隨時都能找你討回來!”

“那你想怎麼樣?”林風扭過頭道。

“過來跪下,餵我喝湯。”喬欣傲然道。

“那你還是殺了我吧。”林風冇好氣道。

“你就這麼想死?”喬欣瞥了他一眼。

“是啊,可惜現在還活的好好的,你說氣不氣。”林風點頭。

“想死很容易。”喬欣翹起一條修長的美腿,冷笑道:“去我們一號戰神殿走一遭,保證你會死得很快。”

“我倒是想去,早點跟你們做一個瞭解,可惜青龍城關閉了。”

林風淡淡道。

“我帶你去。”

喬欣站起身,挑釁地看向林風:“你敢嗎?”

林風笑了。

這就是他的回答。

千裡迢迢來到北境,是為了什麼?

自然是來討教一下,那傳說中的戰神殿,究竟有幾斤幾兩。

如果一個個都是像徐天策這般,那未免也太無趣了。

“狂龍也好,陳樺也罷,他們根本不算什麼。”喬欣幽幽道,“真正厲害的,是頭號戰神秦林,他是青龍場最強的戰神,一人,就足夠對付你……更不用說,還有如同神一般存在的殿主。”

林風:“打了才知道。”

喬欣哼了一聲:“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你知不知道我這麼說是給你麵子?真要打,你連我都打不過。”

“打了才知道。”

林風微笑道,“小時候看小馬過河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就明白,很多事你不去做,不是試,就永遠也不會知道結果,什麼神一般的存在,什麼第一戰神,也許打起來才發現,他們都是一群窩囊廢。”

“你……”

喬欣忍著罵人的衝動,最終化作一聲歎息,“真不知道該說你勇敢還是愚蠢。”

梅麗珊卓看著喬欣和林風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內容卻是讓她一陣心驚肉跳。

怎麼這兩位戰神大人,好像是要打起來的樣子?

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啪!

喬欣把已經有些涼意的魚湯一飲而儘,隨即把碗重重放在桌上,目光冰冷地注視著林風:

“走,老孃帶你去戰神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