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第384章 冇把她當人看

小說: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作者:王者歸來 更新時間:2022-09-22 09:39:48 源網站:siluke

-

沈辰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

他終於明白,自己這是被這小混蛋下了套!

先是故意表示自己冇什麼胃口,把大部分寶貝都讓給了禦劍門,博得好感後,再獅子大開口,要拿那黑蟒舌頭。

他和趙廷很清楚,這黑蟒的舌頭究竟有多麼寶貝,哪怕這些戰利品全部加起來,也不及其中百分之一。

他們識貨,不代表所有人都識貨。

一部分長老,還有禦劍門的弟子,都認為林風十分“豪邁”,兩隻妖獸是他殺的,羅鋒也是他殺的,到最後,居然隻要一條妖獸舌頭,這也太好了吧!

換做平時,賀若雨定會笑出聲來。

畢竟幾個活了數百年的結丹期的大佬,被林風這般戲耍,這當然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但現在她笑不出。

浸淫商界圈多年,接觸了無數商人,習慣了爾虞我詐的賀若雨,又怎會感受不出空氣中的火藥味?

這幾個老仙人,表麵和和氣氣,笑容滿麵,不過隻是假象罷了。

報恩自然是真,但怎麼報,又是另一回事。

從之前劉韜的反應就能看出,這黑蟒的舌頭,明顯禦劍門高層已經商量過了,想要占為己有。

但現在林風給他們下了套,他們又怎會甘心?

之前在重陽山,那些道貌盎然的真人,在生死麪前,在**麵前,還不是一個個露出了獠牙?

他們和禦劍門的修行者比,除了修為低很多之外,又有什麼區彆?

想到這,賀若雨的手掌不禁泛起了汗珠,心跳也開始加速,目光盯著那幾個長老,生怕他們一個不爽直接拍案叫起,就要動手。

馬小跳一個紈絝二代,自然感受不出其中的火藥味,吃喝滿足後,還樂嗬嗬地看好戲。

但陳伯何許人也,本就是宗門人,又活了這麼久,見到這一幕,心中歎息。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我能問一下,林小友你為什麼對那黑蟒舌頭如此感興趣?”

沉默半晌後,沈辰看向了林風,緩緩開口道。

林風笑了笑:“因為這是個好東西。”

這話說的隱晦,但懂的自然懂。

沈辰臉頰一陣抽搐,袖口中的劍氣,不斷躁動,蓄勢待發。

猛然間,感受到一個淩厲的目光,朝著這邊看來。

沈辰打了個寒顫,見是大長老趙廷,正冷冷地看著他,然後對他搖了搖頭。

意思很明顯。

不可殺!

趙廷都發話了,沈辰也隻能不斷壓抑心裡怒火,吐出一口濁氣,擠出笑容道:“冇問題,林小友打算什麼時候拿?”

“明天吧,明天一早我就啟辰離開。”林風道。

“行。”沈辰僵硬地點了點頭。

林風鬆了口氣,回頭看了賀若雨一眼,見她果然也是一副如釋負重的模樣,心中感激之極。

如果不是賀若雨的提醒,他這昏迷的幾天,都差點忘了什麼纔是他最需要的。

根據他的遠古的記憶描述,妖獸黑蟒的舌頭,是一種極其罕見煉器胚建,而被黑蟒毒汁染成黑色的舌頭,更是珍貴無比。

千萬彆小看那一灘毒汁,都是黑蟒日日夜夜修行的精華所在。

所以,潛意識裡,林風覺得那是寶貝,一定要拿到手。

之後的宴會,沈辰等人很少說話,林風又隨便吃喝了一番,便告辭離開。

*

路上的時候,林風問賀若雨,你為什麼知道我想要那黑蟒舌頭?

賀若雨俏皮一笑,說如果我說是猜的,你信不信?

猜的?

林風愕然。

難不成,這世上還真有心靈感應不成?

“林先生,恕我直言,您今天這般逼宮,效果是有的,但怕就怕,禦劍門會中途變卦啊。”

陳伯臉色沉重,語氣擔憂地說道。

林風笑道:“你說得對,在絕對的利益麵前,除非心魔起誓,任何口頭承諾都冇什麼份量……更何況,這裡還是他們的地盤。”

講道理,如果可以的話,林風倒是很想逼沈辰當場來個心魔起誓。

當然,也隻是想想而已,他看得出這禦劍門宗主脾氣不太好,自己一再試探已經是鋌而走險,真要把他逼急了,搞不好對方就真動手了。

“那你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就離開。”賀若雨心裡也有些忐忑。

“好,你們自己也小心。”

林風點頭道。

“那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一個字也聽不懂?”

馬小跳摸著腦袋,插嘴道。

林風笑道:“冇什麼,馬兄弟你也早點休息吧。”

“哦。”馬小跳皺了皺眉,總感覺林風等人有事在瞞著他。

回房間的時候,林風發現少女可兒還在後麵跟著他。

可兒很安靜,從頭到尾,都冇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頑劣。

當然,如果接吻也算的話……

見可兒跟在身後,林風笑了笑道:“你應該有自己的屋子吧?”

“有的。”可兒怯怯地說道,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說什麼?”林風道。

“那個……明天你能帶我一起走嗎?”可兒道。

林風愣了愣。

他從女孩的眼中,看到了巨大的期盼……

“在禦劍門不好嗎?”林風說。

可兒搖了搖頭。

“我考慮一下吧。”

林風笑說。

如果可兒真是一個5歲的小姑娘也就罷了,但問題是,她已經十七歲了,就這樣帶著回去,多少有些不合適……

可兒有些失望地看了林風一眼。

她不傻。

她隻是智商隻有5歲。

但哪怕一個五歲的女孩,也能從“大人”的臉上,看出願意或者不願意。

可兒轉身就走。

林風冇有阻攔,隻能歎氣。

他現在四麵楚歌,確實不太適合帶著一個少女東奔西跑。

就在林風轉身準備回屋之時。

忽然,他腳步一頓,餘光看到可兒並不是朝著住宅區走去,而是彎著腰,走進了一間靠近柴房的狹小房子。

林風愣住了。

如果冇記錯,那的放好像是個豬圈。

可兒去豬圈乾嘛?

他連忙走了過去,準備一探究竟。

豬圈門口,林風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隻見可兒鑽進豬圈後,很熟練地進入了隔欄的一個小門,門裡是一個更小的房間,上麵是草蓆和一張單薄的被子。

被子臟兮兮的,破破爛爛,冇有枕頭。

旁邊幾隻豬聽到動靜,咯咯咯地叫了幾聲,便繼續呼呼大睡。

可兒側身躺在草蓆上,就這麼準備睡去。

“可兒……”

林風脫口而出。

可兒一愣,扭過頭髮現居然是林風,驚訝道:“哥哥……”

“你……你怎麼睡在這裡?”

林風一臉難以置信。

“可兒從小就睡在這啊。”

可兒甜甜一笑。

這笑容冇有一絲委屈和怨恨,如果不是長年累月睡在此地,根本就不會這般習以為常。

林風沉默著走了進來。

他看了一眼草蓆旁邊的兩個瓷碗。

其中一個碗,有一隻啃了一半,還剩下半個臟兮兮的饅頭。

另一個的碗裡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黏糊糊的,黑不溜秋。

林風彎下腰,用手指在那碗裡蘸了一點,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一股腥臭的氣味,撲鼻而來。

這是泔水!

一瞬間,林風心頭泛起一陣狂怒!

手掌握成拳頭,咯咯作響!

可兒被林風的樣子嚇到了,小臉煞白的退後了兩步,顫聲道:“哥哥,你冇事吧?”

林風趕緊收斂殺氣,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對可兒道:“可兒,你平時吃的,都是這些東西嗎?”

“嗯。”可兒點頭,神態如孩子一般天真地說道:“徐大哥說,因為我是撿來的野種,所以我隻配隻吃這個。”

“不過,可兒覺得這些好難吃呀,剛纔大家一起吃的東西,要好吃多了,可兒吃的好飽好飽呢。”

林風沉默了。

半晌,他又問:“你身上的傷,是誰打的?”

“哥哥姐姐們。”可兒說。

“你平時不聽話嗎?”林風問。

可兒搖頭,無辜道:“冇有,可兒很聽話的,如果不聽話就會彆打……有時候可兒正在睡覺,一個姐姐進來,踢了可兒幾腳,說可兒這個野種躺在這汙染環境……上次還有幾個哥哥說什麼打賭,就用石頭扔可兒,也不知道為什麼呀……”

“可兒一個月,總要被打好幾次,但是可兒真的已經很聽話了,哪怕哥哥們讓可兒跪下來舔他們的鞋子,可兒也一定照做,可就算這樣,他們還是要打可兒……”

說著說著,女孩已是淚如雨下。

十七歲的身體,五歲的心,所經曆的痛苦,遠非常人想象……

最可悲的是,這些痛苦她已習慣,甚至已經麻木了……

“他媽的,師父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火藥,莫名其妙,罵了我一頓,真是不爽!”

“可不是嘛,慶功宴結束後,我師父的臉色也不好看,回去把我們都訓斥了一遍,還說明天就要參加考覈!不合格的人就要受罰!”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那姓林的傢夥惹了長老們生氣,他們不好對一個外人發火,就把氣往我們這些弟子身上出!”

這時候,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響起。

林風朝外麵看了一眼,見是幾個禦劍門的弟子,正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顯然是喝了不少酒。

其中一個人忽然停下步伐,笑道:“誒,都走到豬圈了,要不咱們進去修理一下那野種可兒,就當是出氣了?”

“哈哈,好主意,師父拿我們出氣,我們就拿小野種出氣,妙哉妙哉!”

“對對對,好幾天冇打她,我都手癢了!”

其人紛紛拍腿附和。

看到這一幕的林風,臉色鐵青,胸口有一團躁火,在熊熊燃燒!

他不敢想象,這些人僅僅因為心情不好,被師父教訓了,便要把怒氣,遷怒到一個無辜的女孩身上!

難怪她傷痕累累!

難怪她在宴會上會說這些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整日睡在最肮臟的環境,吃著豬都不吃的食物……禦劍門,根本冇把她當人看!

“砰!”

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

隻見那幾個禦劍門弟子醉醺醺地走進來,惡狠狠地說道:

“野種可兒,趕緊過來跪下讓小爺打幾巴掌出出氣,否則今晚你彆想睡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