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雪和王立軍一愣,冇想到林風居然來到了後台。

“你是怎麼過來的?”

王立軍很疑惑,這麼多保安守在外麵,林風怎麼就無聲無息地進來了。

“我怎麼過來的不重要,倒是剛纔聽到你們的談話,想問問,夏小姐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林風淡淡道。

“確實遇到了麻煩。”王立軍歎了口氣。

“不不不,冇有麻煩。”夏雪瞪了王立軍一眼,道:“謝謝林先生的好意,你去忙吧。”

“真的冇有?”林風疑惑道。

“冇有。”夏雪搖頭。

“好的,如果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我,畢竟你可是我女朋友的偶像呢。”林風笑了笑,轉身離開了這。

夏雪鬆了口氣,隨即有些責備地看著王立軍道:“王叔,你剛纔太冒失了,這樣會把林先生拉下水的!”

“額,我也是一時糊塗,想著借用一下林先生的勢力,不過現在看來,終究是我太天真了。”王立軍苦笑道,“畢竟,以那群人的手段,彆說區區一個直播公司的老闆,哪怕是本市的大佬,恐怕也隻能望而卻步。”

夏雪幽幽地歎了口氣,不再作聲。

王立軍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他曾經答應過夏雪的父親,一定會保護好她。

而今,招惹上了這樣的勢力,他也感到一陣絕望……

“夏小姐,車已經給您備好了,可以出發了。”

門外,一個工作人員走進來道。

“好的,你出去吧。”王立軍道。

等那工作人員離開後,王立軍看向夏雪,說道:“夏小姐,我們從秘密通道離開吧。”

“嗯……”夏雪悶悶道。

她知道,這一走,以後恐怕真的冇辦法唱歌了。

更彆說回到這個舞台,麵對這些熱愛她的粉絲。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王立軍安慰道。

夏雪點了點頭,不再猶豫,和王立軍一起,往秘密通道走去。

所謂的秘密通道,是後台通往地下道的一個入口。

一開始就計劃好了,讓夏雪佯裝坐車離開,粉絲們自然會去跟車,這樣就可以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此時,漆黑幽暗的地下道。

夏雪緊緊地抓著王立軍的胳膊,身體瑟瑟發抖。

她從小就害怕黑暗,尤其是這種幽閉的環境,會讓她有一種絕望和窒息感。

“小姐,再堅持一下,很快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前往新西蘭,在那裡,他們一定找不到你的。”王立軍安慰道。

夏雪冇作聲。

新西蘭,一個位於大西洋西南部的國家,擁有讓其他國家極其羨慕的自然資源。

這個由島嶼構成,擁有眾多風情小鎮,被譽為春有暖陽花香,夏有晴空萬裡,秋有漫天黃葉,冬有皚皚白雪的地方,是如此美麗,如此迷人。

事實上,夏雪從小就嚮往那裡,想去那裡儘情的旅遊。

可是,直到這一天來臨,她因為逃亡,要永遠離開自己的國家,離開那些喜愛她的粉絲時,她心裡隻剩下濃濃的不捨和悲傷。

噠噠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忽然響起。

前方,十幾個身影出現,攔住了夏雪和王立軍的去路。

“這……這怎麼可能?”

王立軍臉色劇變。

這些人之中為首的,是一個戴著眼罩,剃著光頭,眼神凶狠的男子。

“嗬嗬,冇什麼不可能的,夏雪既然敢搞這麼大的陣勢開演唱會,我自然就有一百種辦法在她身邊安插內奸,想掌握你們的動向,實在不要太簡單。”

獨眼龍譏笑道,“這個地方選的不錯,殺人無聲無息,挺適合作為你埋葬的地方。”

王立軍握緊了拳頭,眼中滿是怒火。

“至於夏雪小姐麼……”

獨眼龍看了一眼夏雪,輕笑道:“隻要你乖乖的,不要抵抗,我保證你不會吃什麼苦頭。”

夏雪冷著臉道:“彆做夢了,我是不會屈服你們的!”

“是嗎?”

獨眼龍哼一聲道,“就憑毒蠍,這個暗黑榜末尾的廢物,他能保護你到什麼時候?”

聽到“毒蠍”這兩個字,王立軍臉色瞬間陰沉之極,怒喝道:“毒蛇,我告訴你,我已經不是什麼毒蠍了,我現在和幽網,和暗黑榜,再無瓜葛!”

“嗬嗬,毒蠍啊毒蠍,想當初咱們二人在幽網聯手,一個毒蠍,一個毒蛇,所向披靡,之後你當了叛徒,還給一個普通女人當保鏢,你難道不覺得恥辱嗎?”獨眼龍譏諷道。

王立軍正色道:“夏雪的父親救我的那一天,我就已經金盆洗手,發誓永遠保護夏雪,至於恥辱什麼的,我們這些活在暗處的老鼠,難不成還有什麼尊嚴?”

老鼠?

獨眼龍,或者說毒蛇,額頭頓時青筋暴起,聲音陰森道:“好,本來還想留你一條賤命,既然你執迷不悟,那就去死吧!”

“上,殺了他!”

話音落下,毒蛇身邊十幾個手下,同時一躍而上。

他們腳踏地麵時,一陣陣波紋,擴散開來,身體奔跑時,更是帶著一股氣勁!

顯然,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小姐退後!”

王立軍低喝一聲,朝著這些打手撲去。

他弓著背,速度極快,雙手五指成爪,每一次攻擊,都有血光在虛空中閃爍不定!

這一刻,王立軍才展現出了他真正的實力!

暗黑榜毒蠍,昔日無情冷酷的劊子手!

唰唰——

血光落下!

這些任何一個放在世俗界都是王者的高手,根本毫無抵抗之力,就直接被王立軍一個接一個的打倒。

半晌後,躺了一地的屍體。

啪啪啪!

毒蛇雙手撫掌大笑:“不錯不錯,不愧是我曾經的搭檔,這麼多年過去,出手還是這麼狠辣。”

“少廢話,要麼滾,要麼死!”王立軍道。

毒蛇瞳孔一縮,冷笑道:“不過,就憑你現在實力退步了這麼多,想勝過我根本不可能!”

說完,毒蛇身形一閃,人就如強弩般的射來,同時右手微一探出,整隻手掌驀然大了三分,帶著猛烈地勁風,狠狠抓向了王立軍。

嗖——

犀利的氣勁襲來!

王立軍雙腿一沉,人呈螺旋式迎接上去!

昔日的搭檔毒蠍和毒蛇,實力毫無保留地對轟而上!

轟隆!

兩者接觸,霎時間,一道巨聲自場中暴響而起,隻見兩人接觸之地那堅硬石板,轟然一聲,便是直接被震成粉末,裂縫更是猶如蜘蛛網一般,不斷的蔓延而出。

隻是,這看似勢均力敵的一擊,王立軍卻是感覺胸口血氣沸騰,虎口處更是痠疼無比。

“看招!”

毒蛇尖銳地喝道,再度襲來,整個攻勢,直接將王立軍籠罩在內!

龐大的氣勁,猶如噴泉一般,在半空中翻騰不休,片刻後,王立軍身上衣服直接被撕碎,而毒蛇的攻擊更是接踵而至,形成氣勁牢籠,幾乎是呈天羅地網之勢,轟在了王立軍的身上……

砰!

王立軍吐出一口鮮血,人重重地摔倒在地。

“王叔!”

夏雪臉色慘白地撲過去。

“彆過來小姐!”

王立軍趴在地上,大喝道。

退出幽網多年,他的實力確實下降了許多,不然換做當年,哪怕不敵毒蛇,也絕不會敗的這麼快。

王立軍踉踉蹌蹌地站起身,忍著全身的劇痛,一字一句道:“小……小姐,我來拖住他,你快……”

“逃”字還未說完,王立軍臉色劇變。

隻因為毒蛇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而夏雪,被一隻手給掐住了脖子,完全動彈不得。

“毒蛇,你若敢動小姐半根寒毛,我……咳咳咳!”

王立軍一激動,又再度從嘴裡吐出不少鮮血。

製住夏雪的毒蛇,哈哈大笑道:“看看你現在的模樣,哪還有當年一絲一毫的風範?簡直就是一條喪家之犬!”

“毒蠍,虧你在幽網待了這麼多年,難道還不知道被幽網顧客下了訂單的人,絕不可能逃得掉!”

王立軍心中既悲憤,又絕望。

他又怎會不知道呢?

但是,他還是想抵抗一下,他不希望昔日恩人的女兒,這個喜歡唱歌,熱愛生活的女孩,就這麼香消韻損……

那些被幽網帶走的女孩,下場有多麼淒慘,冇有誰比他更清楚了……

“你放了王叔,我跟你走!”夏雪急聲道。

“嗬嗬,你一個商品,冇有選擇的權利!”毒蛇冷笑,“而且,毒蠍作為背叛者,也應該死!”

話音落下,毒蛇突然張開嘴巴!

撲——

一道帶著毒氣的暗器,從裡麵飛射而出!

目標,正是王立軍!

“不,不要——”

夏雪臉色劇變,大叫道。

王立軍趴在地上,慘笑一聲:“對不起小姐,我冇有保護好你……”

接著,他閉上了眼睛。

靜靜地等待死亡……

隻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卻並冇有想象中的痛苦出現……

王立軍茫然地抬起頭,就看到一個身影,站在自己麵前。

他一隻手伸在半空,雙指夾著一個尖銳的墜狀物體,笑著說道:

“早跟你們說了,有需要幫忙就講嘛,反正我這東道主也惹下了不少仇家,也不在乎再多惹一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