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著,林風跟那位銷售員一起進了大樓部,和設計師一起,探討了接下來的設計方案後,付下全款,便離開了。

等林風走後,其它銷售員紛紛圍過來詢問什麼情況,當他們得知林風居然把之前的車送人了,接著又在這裡定製了一輛不低於一億的車後,全都傻眼了。

什麼是有錢人?

這纔是有錢人啊!

除了那個招待林風的銷售員外,其他銷售員可謂是悔青了腸子,當初要是他們不狗眼看人低,捨得起身去接待林風,也不至於錯過這種超級大客戶啊!

再說林風從4s店回到酒店,衝了涼後,想著也該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了,不然一直這麼住酒店,總感覺缺了一種家的味道。

說做就做。

林風立刻出門,又掃了一輛摩拜單車,前往附近一所名為紫藤灣彆墅區售樓部。

紫藤灣彆墅區,是金花市西南方位新開發的一個樓盤,是本市典型的頂級小區,完全就是仿照上京園林設計的,整個區域,彆靠山水,全都是獨棟的彆墅。

紫藤灣彆墅區售樓部十分奢華精緻,天花板水晶吊燈,潔白無瑕的地板,牆壁都是用的3d牆紙包裹而成。

而售樓小姐們,則是一個個年輕貌美,身材性感,堪比車模。

林風進去的時候,不小心和一個女人撞在了一起。

那女人打扮十分騷氣,低胸衣,黑絲,臉上濃妝豔抹,風塵氣十足。

“哎呀,你冇長眼睛啊,瞎了你的狗眼啊!”

女人破口大罵。

“對不起對不起。”林風連忙道歉。

“真是倒了老孃八輩子血黴!”

女人厭惡地拍了拍身子,彷彿被林風碰到,是一種多麼噁心的事。

林風皺了皺眉。

這女人的舉動,讓他很反感,兩人是同時撞上的,根本不存在誰對誰錯,自己已經道歉了,她嘴巴還這麼毒。

“老婆,怎麼了?”

這時候,一個穿著豆豆鞋,緊身褲,打扮潮流的青年走到了女人麵前。

女人撒嬌道:“老公,這個人好噁心,故意往我身上撞!”

“什麼?”男青年大怒,瞪著林風道:“你這**絲什麼意思,存心揩我老婆油是吧?”

林風一陣無語。

你到底是有多大自信,我要去揩你老婆的油?

這時候一個售樓小姐走了過來:“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嗎?”

那男青年罵罵咧咧道:“你們彆墅售樓部怎麼回事,為什麼這種臭**絲都能進來?還想不想讓人買房了?”

“實在對不起,先生。”

售樓小姐彎著腰,一輛惶恐。

隨即,她看向林風,眉頭皺起。

因為彆墅售樓部請的工作人員,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孩,所以經常有一些**絲,跑進來佯裝看房,實則是為了偷看美女。

在售樓小姐看來,林風顯然就是這種進來偷看美女的**絲。

“你,立刻給我出去!”

售樓小姐語氣不善地對林風說道。

“我是來買房子的,為什麼要出去?”林風說。

售樓小姐頓時笑了:“得了吧,就你這個窮酸樣,還買房子?你知道這裡的彆墅多少錢嗎?你這個**絲搬磚一輩子,恐怕也隻能買個幾平方。”

“哦。”林風淡淡地迴應。

售樓小姐哼了一聲,對於這種“無賴”,她還真冇辦法直接趕出去,畢竟公司宗旨就是必須服務號任何客戶。

她索性轉身不再理睬林風,換上一張笑臉對青年道:“先生,你剛纔挑選的彆墅環境非常不錯,並且離停車場也很近,下麵就是遊泳池,一平方米才三萬,已經剩下最後一棟了,屬於特價彆墅,再不買可就冇了。”

“隻有一套了?”男青年和女人一愣。

“是的,如果你想選其他的,我還可以推薦,靠近南邊的那一片彆墅,結構更好,還能看到海景,一平米十萬,要不您看……”

“行了彆說了,一平米十萬誰買的起啊?就這棟,我買了!”男青年不耐煩地打斷了售樓小姐。的話。

“哇,老公好帥喲!”

風騷女人雀躍道,狠狠地親了男青年一口。

“好的先生,您交兩百萬訂金,這個位置就可以給你留著了。”售樓小姐笑著說道。

“什麼,兩百萬?”

青年驚呆了,“這定金要這麼多錢?”

“老公……”女人充滿期待地望著他。

“寶貝,我現在麼這麼多錢啊。”青年無奈道。

一旁的售樓小姐心裡冷笑,哼,還以為是有錢人呢,原來連訂金都付不起,這種估計也是傾家蕩產來買彆墅充麵子的。

“先生,這套彆墅很火的,就這一個,再不買可能就要被其他客戶搶了哦。”售樓小姐說道。

青年說:“那能不能幫我留幾天了?”

“不行哦先生,這是不可以的。”售樓小姐歉意道。

一旁女人說:“老公,咱們彆浪費時間了,趕緊去借錢,這麼劃算的彆墅,除了這家門就冇這家店了。”

“好。”

青年和女人連忙往外麵走。

而這時候,一個五十多歲,手裡提著麻布袋子,穿著草鞋,皮膚黝黑的老漢從外麵急匆匆地走了進來。

砰!

“哎喲!”

因為這一對男女走的很急,急著去借錢,不小心和老漢撞在了一起。

老漢直接倒在了地上,手裡的麻布袋子落在地上,裡麵的易拉罐,塑料瓶嘩啦掉了一地。

“狗東西,你走路冇長眼睛啊!”

“哪來的撿破爛的,快滾開!”

這對男女頓時火了,罵罵咧咧。

“對不起,對不起,俺不是故意的。”

老漢連忙彎腰,賠禮道歉,模樣卑微之極。

那女售樓員黛眉一蹙,走了過去,“怎麼回事?”

男青年指著老漢不滿道:“我說你們這個售樓部怎麼回事,又是**絲,又是撿破爛的,難道你們這是菜園門嗎?”

女售樓員被這麼一頓訓斥,心裡不太爽,但也不敢隨便得罪客戶,便轉過身對老漢厲色道:“立刻出去!”

“俺隻是尿急,想進來上個廁所……”

老漢戰戰兢兢地說道。

“這種地方,你有資格進來上廁所嗎?出去!”女售樓員聲音又提高了幾分。

“哦。”

老漢出生社會底層,哪敢反抗,彎下腰把瓶瓶罐罐往麻布袋子裡麵撿。

女售樓員愈發不耐煩,一腳把一個易拉罐踢飛,喝道:“彆磨磨蹭蹭,趕緊帶著你的破爛走!”

看到這一幕,林風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他走到老漢麵前,拍了拍老漢的肩膀,笑著說道:“老哥,你要彆墅嗎?”

老漢一愣,隨即苦笑道:“小夥子你彆開玩笑了,俺連普通的的樓房都住不起,更彆說彆墅了,這裡是俺撿十輩子破爛,都買不起的地方啊。”

聽到這話,林風鼻子酸酸的。

這些樸實、憨厚的人,辛辛苦苦工作十輩子,也買不起一棟最普通的彆墅。

他們的一生,就是為了辛辛苦苦找一棟能遮風擋雨的屋子,能吃飽一口飯,就知足了……

而那些驕傲自大,目空一切的年輕人,卻能藉著上一代的努力,到處買房,買車,然後去鄙視,去嘲諷那些正在努力的老一輩人。

“老哥,從今天起,你就可以擁有自己的彆墅了。”

林風說道。

“啥意思啊?”

老漢一頭霧水。

林風指著那套,僅剩一個特價的彆墅,說:“這彆墅,我給老哥買了!”

此話一說,場麵頓時寂靜了。

但很快,就是爆笑聲傳來。

不光是那對男女在笑,就連售樓小姐,也是忍俊不禁,捂著嘴偷笑。

“哈哈,你是傻逼嗎?”

“老公,咱們彆理這智障了,趕緊回去借錢吧。”

那老漢歎了口氣,對林風道:“小夥子,我知道你是想給俺出口氣,但冇必要啊,咱們窮不與富鬥,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林風微笑道:“老哥,我不信我能給你買彆墅?”

“我……”老漢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知道林風是一片好心,又怎麼好意思說不信呢?

“行了行了,你們兩個,都滾出去吧,這裡不是給你們窮人演戲的地方!”

售樓小姐不耐煩地說道。

林風眉頭一皺:“我說了我要買房!”

“你買個屁?你拿什麼買?”售樓小姐實在忍不住了,直接爆粗口,“你知道這彆墅多少錢嗎?光訂金就兩百萬,把你們兩個窮b賣了都不夠!”

“好啊,你不是要買嗎?錢呢?拿錢來啊!”

林風冇有理她,而是轉過身走開。

售樓小姐冷笑連連:“現在知道羞愧而逃了?廢物!”

可她冇想到,林風並冇有走,而是來到了另一個售樓小姐麵前。

“小姐,我要買那個彆墅。”

林風指著某個模型說道。

那售樓小姐還是個新人,頓時一愣,有些羞澀地說道:“哦哦,是那個特價彆墅嗎?好的,請您跟我來。”

“這個新來的小王也太笨了,一點眼力勁都冇有,這小子一看就是窮b,怎麼可能買得起彆墅?”售樓小姐嘲笑道。

“待會等他出來,叫保安把他轟出去!”

“對,這種樂色,在售樓部簡直是汙染!”

這對情侶跟著嘲諷,他們冇有馬上離去,而是準備留在這看好戲。

老漢臉上滿是驚慌之色,但更多的是愧疚,唉,要是自己不跑來上廁所,也不會連累這小夥了。

很快,林風和那位被稱作小王的售樓小姐,一起走了出來。

“小王,被這個**絲耍了吧?”售樓小姐冷笑道,“我都跟你說了,就算是招待客戶,也要找一些人模狗樣的,這種一身寒酸的**絲,他怎麼可能買得起……”

“孫姐,他已經付款了。”小王怯怯道。

“什麼!?”

售樓小姐身子一顫,震驚道:“你……你說他已經付款了?”

“嗯啊,而且還是付的全款。”小王笑著說道,小臉滿是興奮。

她真的很高興,自己纔剛來這裡賣房子,居然就能做成了一筆生意。

其實她帶著林風進去的時候,也是半信半疑,但誰知林風直接掏出一張黑金卡,就把款給付了。

“全……全款?”

“這怎麼可能?”

這一下不光是售樓小姐,旁邊的一對情侶,也是目瞪口呆!

徹底傻眼了!

此時,銷售部的不少員工也都被驚動了,紛紛圍了過來。

一次性付全款的例子不是冇有,但林風這種才二十多歲,其貌不揚,穿得跟**絲似的人,能把全款付清,他們還真冇見過。

“這棟房子,送給這位老哥了。”

林風指著一臉茫然的老漢說道,“然後,我自己還要買一棟。”

“您……您還要買哪一棟?”

售樓小姐顫栗著說道。

她冇有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對林風用上了“您”這個稱呼。

“哪一棟最貴,我就買哪棟。”

林風微笑著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