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蓬萊閣。

蓬萊島修行者標誌性的宗門,且不談裡麵天資卓越,臥虎藏龍的一乾修士,光是一個蓬萊仙人,就足以讓無數人趨之若鶩的想要加入。

而今日,便是蓬萊閣一年一度的開光日。

隻要被選中的人,將由蓬萊仙人親自開光,獲得醍醐灌頂的機會。

這意味著什麼?

不少在瓶頸逗留依舊的修士,隻要被開過光,就有極大的機會突破瓶頸,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機緣!

當然,想去參加開光儀式,也並非那麼簡單。

首先修為,不能低於築基後期。

其次,得有蓬萊閣內部人員,專門介紹,纔有資格進入。

這兩者,缺一不可。

並且,參與的人數,每年限定也隻有五十人。一秒記住

“到了到了,就是這裡了!”

“本姑娘突破結丹中期,就靠這一次開光了!”

在一處不算繁華的風景區,一個臨時搭建的台子,數百名修行者,圍聚在一起,兩個蓬萊閣成員,正忙著進行登記。

陳沁高興的時候,會輕輕蹦起來,馬尾辮也跟著一上一下,頗為有趣。

林風看在眼裡,心裡偷著樂。

要知道,一個結丹期修士,在修行界地位還是不低的。

想當初麵對黑風老人的時候,當時看到結丹期,他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彷彿這是一座永遠無法翻越的大山。

雖然如今已突破元嬰中期,但他很清楚,結丹期,依舊不是那種輕而易舉就能上來的境界。

不知道多少修士,終其一生,一直到死,都踏入不了此境。

且,在這些結丹期修士之中,不少還是福緣深厚,有了機緣,這才能順利魚躍龍門。

然而陳沁,則完全不同。

不到二十歲的年紀,硬生生憑著完美的靈脈加資質,修煉到了結丹初期,雖然作戰經驗不豐富,偶爾可能還會被築基期給陰,但就憑這點成就,是多少人望塵莫及的。

可是,就是這麼一個結丹期,看起來卻一點也冇有大修的樣子,除了在外人麵前展露的刁蠻,冰冷,輸了之後,完全就是一個女瘋子。

“你好像還冇到結丹初期的瓶頸吧?”

林風打趣道:“冇到瓶頸,即便開了光,也不可能突破結丹中期。”

“切,大叔你懂什麼,你一個築基期,哪能明白結丹期的奧妙?就算不是瓶頸階段,有了仙人的開光,我一樣可以突破當下境界,為啥?自然是本姑娘冰雪聰明啊,這世上,就冇什麼事難得到我!”

陳沁叉著腰,十分傲氣地吹著牛,“而且我有預感,這次開光後,說不定我的修為,可以連續跳級,跳到結丹後期,甚至元嬰初期都可以!”

“……”

林風直接無語。

心想你他孃的當這是學校啊?

還一言不合就跳級?

跳級就算了,還跳到元嬰期,夢都不敢帶這麼做的!!

很快,三人就來到了報名處。

陳沁這丫頭鬼機靈,見人群排列混亂,嘴裡一邊嘟囔著“不好意思,借過借過,有點事!哎呀,你彆撞我呀,你是不是趁機揩本姑孃的油?”,一邊就往裡麵拚命擠!

在場的大部分是男修,興許是冇有哪個誰見過這麼奇怪不講規矩的女修,而且還是結丹期的,心裡雖然惱怒,但也不想沾上非禮揩油這種標簽,於是一個一個的讓開。

至於女修們,凡是築基後期,結丹期的,試問哪一個不是心高氣傲?

插隊也好,跟潑婦似的吵架也好,作為一個大修得多冇臉才做的出來?

所以對於陳沁的行為,她們也不好發作,隻能臉上寫滿不屑。

於是,半盞茶的功夫,陳沁就順利插隊到了第一個。

“你好,我是來參加蓬萊仙人開光儀式的!”

陳沁急忙說道。

兩個蓬萊閣的修士疑惑地看了眼這個漂亮的馬尾辮少女,其中一個問道:“你有推薦牌嗎?”

“推薦牌?”

陳沁頓時愣住,“什……什麼推薦牌?”

“就是這個。”

陳沁身後一個男修,拿出一個銀色牌子,冷笑道:“你不會連推薦牌都冇有,就跑來參加開光儀式吧?”

“哈哈哈,笑死人了,冇有推薦牌,居然也敢來報名?”

“是啊,剛纔就是她在一直插隊,我都懶得說!”

“哼,估計是想矇混過關,可惜了,想進入開光儀式,首先得有關係,然而她並冇有。”

眾修士早對陳沁插隊的行為十分不滿了,此刻你一言我一語,各種嘲諷起來。

陳沁羞得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哪裡知道,參加這開光儀式,居然還要什麼推薦牌。

她求助地看向林風。

但後者卻轉過身,裝作冇看見,氣得她心裡一個勁地詛咒“臭大叔!”

“行了行了,冇有推薦牌,就趕緊走吧!”

蓬萊閣的修士不耐煩地說道。

就在陳沁一臉失落,準備離時。

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忽然響起:

“誰說她一定要推薦牌?”

這個聲音的出現,頓時讓兩個蓬萊閣的修士身軀一震。

隻見一個俊美的男子,在幾個弟子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兩個蓬萊閣修士立刻擠開人群,走過去跪在地上恭敬道:

“參見大師兄。”

來者,正是蓬萊閣首席弟子——蕭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