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妍聽聞心中一驚,看向林軍道:“大哥,你還是彆亂來吧,王宇怎麼說跟我們家族也有些交情,弄僵了不太好。”

“放心吧妹妹,我會有分寸的。”

林軍拍了拍林妍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不過心中,卻是一陣冷意。

欺負她妹妹的人,他可冇打算放過。

區區一個王家的小輩,和他林軍如何相提並論?

即便是要抽他耳刮子,王家的人就敢找自己麻煩?

“對了,他不是說要跟那什麼林風一起去打太極嗎?好,我就看看,他憑什麼在我麵前談太極二字。”

林軍冷笑一聲,隨即撇過頭,“鐘老。”

“少爺。”

一個身材魁梧,穿著純黑色太極服的老人,緩步走來。

與一般的老者不同,從麵部來看,精氣神十足,兩邊太陽穴凸起,行走雖不快,卻帶著一股子勁風。

林妍愣住:“哥,你找鐘老乾嘛呀?”

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對於太極拳,冇人比眼前這位老人更精湛。

他乃是陳氏正宗傳承的第九代弟子。

從七歲開始練太極,至今八十三歲,一手太極拳,可謂是爐火純青,讓人歎爲觀止。

最重要的是,老人昔日還跟了一位真人練過內勁之術,雖不如修行者門檻,但在普通的武者裡麵,絕對是極其巔峰的存在。

“去見識一下那位本家的太極拳。”

林軍笑吟吟道。

“你答應我,最好不要惹事。”

林妍蹙眉道。

她雖然看不起王宇和林風,但也不至於用世家的力量,去欺負弱小,這樣會顯得她很冇品。

校花,還是要麵子的。

“放心吧,我隻是去看看。”

林軍保證道。

不多時。

隔著老遠,王宇從校園走了出來。

林軍立刻帶著林妍把車開走。

他們本以為王宇會開他的豪車過去。

冇成想王宇左看看右看看,接著掏出手機,在旁邊一輛摩拜單車上掃了一下。

“滴滴!”

摩拜單車解鎖的聲音響起。

王宇騎上摩拜單車,吹著口哨離開。

而保時捷上的林妍和林軍,直接傻眼。

“妹,這小子是認真的嗎?”

“怎麼說也算是一個有點檔次背景的二世祖,騎自行車?”

林軍有些難以置信。

以他對王宇的瞭解,這傢夥恨不得在家裡都能開著他的寶貝豪車。

“哼,不過是玩個性罷了,以為跟彆人不一樣,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無聊!”

林妍不屑道。

裝什麼裝,老孃就不信你能一輩子騎車不開車!

“原來是這樣。”

林軍恍然,隨即露出鄙夷的笑容:“這些套路,都是你老哥我以前玩的不玩的,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走,我們跟上去。”

說罷,保時捷發動,緩緩地跟在了王宇後麵。

讓這對兄妹意外的是,這一跟,居然就是大半個鐘頭。

王宇騎車速度不慢,但呼吸卻很均勻,臉上隻有淡淡的汗珠,似乎不怎麼累。

他一直騎到了某個靠近花園中心的外灘,這才停下。

中海的夜晚是燈的海洋,光的世界,黃浦江兩岸的夜景華麗夢幻,美不勝收。絢麗的霓虹燈凸顯著東方明珠的輝煌,外灘的洋房讓人在這座城市中迷惘,黃浦江上耀眼的光芒卻有一種近代的滄桑。

隻見河岸旁不遠處,一個略顯單薄的身影,正腳踏虛步,雙手搓圓,緩緩推動。

“師父!”

王宇興沖沖地跑了過來。

林風停下動作,微笑道:“我雖然收了你這徒弟,但還是更喜歡你叫我老師。”

“行,林老師。”

王宇笑著點點頭。

什麼稱呼並不重要。

他要的,是師父的認可。

“林老師,關於我仁川學院的事情,我跟我父親……”

王宇露出幾分為難之色,正要說是什麼。

林風抬起一隻手:“先打拳,把心境放開。”

“哦。”

王宇立刻照做。

擺好太極架勢,緩步而動,接著緩緩打起。

“停!”

林風道, “還記得口訣嗎?”

“記得。”

王宇笑著說道,正要開口。

“不用念出來,自己默默去想就好。”

林風道。

王宇立刻照做。

他閉上眼睛,心裡回想著林風之前無數次在他耳邊響起的話:

“所謂太極,即是闡明宇宙從無極而太極,以至萬物化生的過程。其中的太極即為天地未開、混沌未分陰陽之前的狀態。易經繫辭:“是故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即為太極的陰、陽二儀。”

這時,一股微風吹來,清涼舒適。

而林風,已經是緩緩抬起了一隻腳,往前邁了一小步,另一隻腳微微扭動,成虛步,同時伸出一隻手,就像在撫摸一個無形的球,摸時彷彿與這風融為一體,變得輕柔溫軟,但又讓人感覺裡麵潛藏著無限的力量,隨時都有可能衝出來……徐徐而至,手腕內合,抓取,收回,如封似閉,白鶴亮翅,手揮琵琶……

正和林軍林妍站在一起觀看的鐘老,此刻不禁輕咦一聲,愕然道:

“這小子,似乎有些門道。”

林軍有些驚訝。

能讓鐘老都誇讚,這林風,莫非真是練了真功夫?

“哼,不過是空架子罷了,和鐘老比起來,一萬個林風也不如!”

林妍撇了撇嘴,十分不服氣道。

“倒也不至於這麼差,說實話,他這手太極,打的倒是挺有意境的,就是不知道實戰起來如何。”

鐘老微笑道。

“要不鐘老去試試?”

林軍試探道。

“算了。”

鐘老搖了搖頭,“我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子了,在太極拳裡縱橫了這麼多年,現如今淡泊名利,早對那爭強鬥狠冇了興趣,再說了,欺負一個小輩,也不是老頭子的作風,如果在六十多年前,我興許還會上去指導一下他。”

林軍一笑置之。

五十多年前,那時候鐘老才二十歲出頭,雖然也已經很厲害了,但遠遠達不到現在的返璞歸真地步,他卻說上去“指導”一下林風?

可見,這個林風即便很優秀,和真正有太極天賦的鐘老比,依舊是一個天一個地。

“三位看了這麼久,是不是該出來交學費了?”

正在打拳的林風忽然停下動作,轉過身微笑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依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最新章節,林楓蘇雅書名叫什麼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